莫斯科的交通真是吓人,我只是左右望了一下,就发现我们车前的道路两边有两位妈妈直接将婴儿车推下人行道上了主路。与此同时,还有一位骑自行车的行人摇晃着在单行道上逆行,直接向我们冲了过来。

说实话,上次见到这种让人心惊肉跳的交通状况还是在美国加州,不过那是一座名叫 Castle 的模拟城市,这里是工程师用各种奇葩情况来刁难 Waymo 自动驾驶汽车的地方。

莫斯科自动驾驶汽车“历险记”:看战斗民族如何走向未来-黑科技

不过,与莫斯科街头这种实景体验不同,Waymo 的模拟城市里所有人都是自己的员工,大家也都是演员。最关键的是,Waymo 可不是什么自动驾驶新军,这家公司在该领域已经摸爬滚打 10 多年,道路测试里程更是超过 500 万英里。

当然,我这次来莫斯科可不是为了看世界杯,被行人的危险动作吓到时我正坐在一辆二手丰田普锐斯的后座上,而这辆车就是 Yandex 公司的自动驾驶测试车,它去年 12 月才刚刚在莫斯科的公共道路上开启自动驾驶测试。

需要注意的是,这里是莫斯科的中心区域,推着婴儿车的妈妈和骑自行车的人都不是演员。Yandex 自动驾驶部门负责人 Dmitriy Polishchuk 无奈的表示,这只是莫斯科交通的日常罢了。“这里几乎没人好好遵守交通规则。”他解释道,“如果按正常交通规则驾驶,你要么会出事,要么就动弹不得。”

莫斯科自动驾驶汽车“历险记”:看战斗民族如何走向未来-黑科技

这辆自动驾驶版的普锐斯倒是毫无畏惧,它熟练的停下来让婴儿车和自行车先过,然后继续慢速通过拥堵的十字路口。随后,车辆在一个转角打了左转。Polishchuk 表示,如果你严格按交通规则行驶,那些右转的人会让你永远转不过弯。

面对这种复杂情况,普锐斯稍微迟疑了下,但很快就加速前冲插入了一个只有几英尺宽的空档,为自己赢得了继续前进的入口。随后,我就听见后车聒噪的喇叭声响了起来,这次的自动驾驶冒险之旅真是让人印象深刻。

现在的俄罗斯,早已不是冷战时期丘吉尔口中那个密不透风的铁幕了,但对于西方科技公司来说,它依然难以琢磨。

在俄罗斯,谷歌占据搜索市场 45% 的份额,而本土巨头 Yandex 则拿下 51% 的份额。同时,还有数千万人用着 Yandex 的网购和 Alice 语音助手,亚马逊在战斗民族的国度并不吃香。至于 Uber,则于去年彻底被本土企业赶走,而这家打败了 Uber 的公司也是 Yandex。

在其他产品上,Yandex 确实没少借鉴西方科技公司,但在自动驾驶汽车上,它可不是跟在西方公司屁股后的小弟。在这样一个交通混乱的国度,如果 Yandex 的自动驾驶汽车能避免交通事故发生,这项技术肯定能成为它们走向全球的杀手锏。

俄罗斯的交通太混乱了

在俄罗斯开车可是个需要技术和耐心兼顾的艰巨任务。

美国交通部 2013 年的一份报告显示,与冷战时期的威斯康星或密歇根州相比,俄罗斯每英里交通事故的死亡率高出了 8 倍(比全美的死亡率高了 7 倍)。虽然只在莫斯科待了三天,但我还是每天都见到了车祸的发生,有的事故还相当严重。

在莫斯科的街道上,你随时都能见到车辆随心所欲的并线,有些公务车辆更是毫无顾忌的超速,莫斯科人更是毫不在乎,他们想过马路时谁也拦不住。“最困难的其实就是判断其他人的意图,因为路上没人遵守交通规则。”Polishchuk 苦笑道。“所以在对待行人上我们非常注意,该停就得停。”

莫斯科自动驾驶汽车“历险记”:看战斗民族如何走向未来-黑科技

在俄罗斯的三天里,这样的事我都看麻木了。行人根本不管别人,只要能赶紧冲过去他们什么都敢做。我体验的那辆普锐斯也是艺高人胆大,它居然直接忽略了飞快骑行的摩托车和各种加塞的汽车,有时车距可只有几英寸。不过,在对待行人上它却一点都不敢懈怠。

“其他人可不在乎,他们在路上几乎是随心所欲。我们可不行,如果我们也不遵守交规,恐怕就会有大麻烦。所以,在路上我们的测试车都比较慢,有些人说像老妈妈在开车。”Polishchuk 说道。不过,我可没这个感觉,他们说的老妈妈是退役赛车手吧?我坐的这辆普锐斯行驶起来相当自信,有时甚至可以用激进来形容,它比我体验过的美国自动驾驶汽车可猛多了,每次绿灯亮起它都会第一个冲出去,变起线来也是稳准狠。

当然,这辆普锐斯依然是个半成品,在短短的试乘中,它两次出现了“脱离”状况,一次是应对一个简单的右转,另一次则是因为有行人突然窜出来,安全驾驶员不得不赶紧控制住车辆。

“测试车其实也刹车了,不过最后安全驾驶员还是得助它一臂之力。”Polishchuk 解释道。原来Yandex 限制了刹车级别,毕竟这里交通太混乱,如果刹车特别灵敏乘客恐怕就要吐了。

Polishchuk 表示:“这个度不好把控。就像今年 3 月份的 Uber 致命车祸,测试车确实看到了行人,但系统却没有执行刹车动作,因为车辆处在驾驶员负责的状态下。在系统还未打磨完成时,这样的问题确实会经常出现。”(Uber 退出俄罗斯市场时拿了 Yandex 一些股票,但两家公司在自动驾驶上可没有合作。去年正式开启自动驾驶测试后,Yandex 的测试车还没出过车祸,也没吃过警察的罚单)。

不过,Yandex 的自动驾驶汽车也不是无懈可击,一辆从路边起步并入车道的清扫车就让它不敢超越。在跟了一段后,它终于鼓起勇气超了过去,后车接连不断的喇叭声也没让它害怕。Polishchuk 承认,“如果我们的车在变线时犹豫不决,恐怕后面的车得恨死我们。”

莫斯科自动驾驶汽车“历险记”:看战斗民族如何走向未来-黑科技

Teddy 的配置还挺全的

与 Yandex 测试车队的其他 10 辆测试车一样,这辆普锐斯也用了大热美剧《西部世界》中机器人的名字。我乘坐的这辆名叫 Teddy,它搭载了 6 颗小型摄像头,6 个安装在车体板件之下的博世和大陆的毫米波雷达单元,车顶则是来自 Velodyne 的 VLP-32C 旋转激光雷达,光是这一个传感器,就占到了整车成本的一半以上。

有趣的是,Teddy 并没有配备近程红外或超声波传感器,这也是它敢在车流中大胆穿梭的原因。

这辆普锐斯搭载了 GPS 和格洛纳斯(俄罗斯)双导航系统,不过它们是自动驾驶汽车迫不得已时的最后手段。“最大的问题在于莫斯科有许多区域(比如红场和克林姆林宫)会对 GPS 信号进行干扰。”Polishchuk 说道。

即使是在不被干扰的区域,卫星导航也无法满足 Yandex 的要求,因为它无法把定位精度控制在 5 厘米之内。因此,Yandex 也像许多自动驾驶汽车开发商一样,用激光雷达制作了高精地图。“即使是背景环境有点小改变,高精地图依然相当稳定。举例来说,去年冬天我们开始绘制地图时,有满世界的大雪,树也秃了。不过雪融化后,这套地图依然相当可靠。”除此之外,Teddy 还在夜间和雨中进行过测试。

“Waymo 在凤凰城挑选的测试地与莫斯科相比可是简单多了。”Polishchuk 骄傲的说道。“只要我们能在莫斯科站稳脚跟,其他城市都不在话下。”

当然,Yandex 的测试车也不只是在莫斯科转悠,它们也建设了自己的封闭化模拟城市。该公司的终极目标则是打造 Level 5 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

莫斯科自动驾驶汽车“历险记”:看战斗民族如何走向未来-黑科技

Polishchuk 指出,今年他们的自动驾驶汽车就会在有限的区域进行部署,而且有可能与该公司的拼车与打车应用进行整合。当然,Yandex 也有兴趣将该技术授权给汽车制造商,比如俄罗斯本土领军品牌拉达和一系列在俄罗斯造车的国外巨头(如宝马、通用、雷诺、大众和福特等)。

Yandex 的全球野心与现实困境

“我们发展得非常快。”Polishchuk 说道。“我们虽然还有很多测试要做,但 Yandex 不怕竞争。如果将我们的车带入美国市场,肯定能占到优势。至于在俄罗斯本土,我们肯定会比 Waymo 的脚步快,运营和可靠性上 Yandex 都有优势。

在 Yandex 产品市场主管 Andrey Sebrant 看来,自动驾驶技术是公司突破俄语市场紧箍咒快速扩张的方式之一。“我们的打车应用在国际上的扩张可比搜索业务成功多了。我们不会和谷歌在类似搜索这样的老行业面对面竞争,但在以机器学习技术为核心(如自动驾驶)的领域,Yandex 绝对有能力与谷歌一战。”

不过在全球野心得到实现前,Yandex 需要先在俄罗斯国内大获全胜,光在这方面它们都会遇到不少阻力。“如果你在机械或电子结构上改装一辆车,就必须对改装部分进行认证。”Polishchuk 说道。“不过,我们在认证上有不少问题,因为每个人都对自动化有自己的担忧。虽然关于自动驾驶汽车我们已经做了不少努力,但在一些方面他们依然表示明确拒绝。”

俄罗斯总统普京也参加了去年 9 月 Yandex 的 20 周年庆典,其中有自动驾驶汽车展示的项目,但总统却拒绝乘坐。现在,Yandex 正在游说政府,希望他们能通过测试和部署高度自动驾驶汽车的新法案。

与俄罗斯许多成功公司一样,Yandex 与政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2009 年时,它们就将公司的“黄金股权”(与投票权息息相关)卖给了国有公司俄罗斯联邦储蓄银行,这让公司能免受被其他公司恶意收购的风险。2011 年,Yandex 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时,它们还承认会将客户信息交给俄国安全部门。几年后,Yandex 的电子支付服务大股东也成了联邦储蓄银行。2017 年,Yandex 还因为非法采集乌克兰用户数据而被迫关闭了在该国的办公室。这样的奇特身份确实让 Yandex 在许多方面都显得非常尴尬。

莫斯科自动驾驶汽车“历险记”:看战斗民族如何走向未来-黑科技

不过,现在阻碍 Yandex 快速前进的并非政治问题,而是技术和资金成了真正的绊脚石。与其他开发自动驾驶技术的公司一样,Yandex 找不到如何让自家系统实现规模化盈利的方案。“人类驾驶员成本还比较低。”Polishchuk 说道。“我们正试图通过减少传感数量和扩大运营范围来缩减成本。”对 Polishchuk 来说,这可能意味着要投资下一代激光雷达,比如生产高功率远程激光雷达的美国公司 Luminar。

在我们乘车回到 Yandex 的停车场时,Polishchuk 已经开始准备第二天的全自动驾驶演示了,这是 Yandex 年度大会上的重头戏,忙完这件事后工作人员会对 Teddy 进行每周一次的升级,随后它就要重返莫斯科复杂的街道。

“对我们来说这一步相当重要,因为在刹车上 Teddy 总是不够线性,让乘客感觉不舒服。”Polishchuk 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