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成军 10 年的 Waymo(前身是谷歌无人车部门)公布了最新的测试里程数据,它在 25 个城市的测试车已经累积了 900 万英里的自动驾驶路测里程,而今年 7 月 Waymo 才刚刚跨过 800 万英里这个里程碑。除此之外,Waymo 的“先行者”项目也在紧锣密鼓的进行中,它将成为 Waymo 自动驾驶打车服务商业化落地的前哨站。

唱唱反调

据了解,在 900 万英里这个节点上,外界对 Waymo 发出了许多“不和谐”的声音。

据外媒 Theinformaiton 报道,许多凤凰城居民抱怨称他们“恨死”这些自动驾驶测试车,因为这些“家伙”在某些路口的表现让人忧心。有司机甚至录下了视频证据。比如,Waymo 的 Pacifica 测试车会突然停在十字路口“张望”,因为它确定不了在角落聊天的两位女性是否会过马路,而这时已经是绿灯,后面的车被堵得动弹不得。

前不久,行政助理 Lisa Hargis 也被 Waymo 的测试车“气炸”了。Pacifica 堵住了转弯路口,后面的车停滞不前。“当时我都急得想杀人了。”Hargis 说。

在路口犹豫不决还只是 Waymo 众多“Bug”中的一个。许多居民就抱怨,Waymo 的测试车总是在路上急停急走,安全驾驶员不得不接管方向盘来驯服这匹“烈马”。

一直以来,车流量小,道路笔直平坦的凤凰城郊区都是自动驾驶汽车开发商的测试宝地。消息显示,就连一直在加州搞测试的苹果最近都在凤凰城西边的小城扎根。此前,Uber 的测试车一直在该区域活动,不过 3 月在坦普的那起致命车祸让它与凤凰城说了再见。

如果居民们抱怨的是实情,那么 900 万英里这个惊人的数字恐怕难帮 Waymo 圆梦,至少短期内它的全自动驾驶汽车还无法替代人类驾驶员。

一位业内人士担心,虽然 Waymo、通用、福特等巨头和一众新创公司在该领域取得了较大的进步,但它们也只能算刚刚起跑,离终点线还十分遥远。

在许多方面,Waymo 面临的挑战都映射出这个行业内其他公司的困境,Cruise 的安全司机也经常需要把住方向盘,防止车祸发生。

不过,Waymo 依然相当乐观,它的发言人在声明中洋洋洒洒写了许多溢美之词,比如“Waymo 是世界上唯一一家在公路上运营全自动驾驶车队的公司”,“安全一直是我们的第一要务”,“Waymo 的车辆一直在不断学习,我们已经开发了可靠的测试和验证程序,让公司能安全的提升车辆的自动驾驶能力”等。

过度乐观

测试车竟成了凤凰城“公敌”?Waymo 到底怎么了?-黑科技
Waymo 测试车上的激光雷达

 

关于 Waymo 自动驾驶汽车的乐观情绪其实大多数都拜 Waymo 自己释放的积极信号所赐。不过,Waymo 放出来的消息其实有些片面。

举例来说,去年秋天 Waymo 宣称其是第一家停用安全驾驶员的公司,这确实是竞争对手们力所难及的高度。为此它甚至还推了个名为“Waymo 的全自动驾驶汽车已来临”的宣传视频,在 YouTube 上点击量高达 120 万次,而那辆车的驾驶座上,已经没有“碍眼”的安全司机。

知情人士透露称,事实上绝大多数的 Waymo 测试车都有安全驾驶员一路守护,而取消了安全司机的测试车只能在钱德勒一小块住宅区转悠,这里车流稀少。

此外,Waymo 还为这些车准备了远程操作员,一旦出现问题,他们会马上介入(在接受 The Verge 采访时 Waymo 也承认,打车服务正式上线后会有安全驾驶员在车里“陪护”)。

在公开声明中,Waymo 也从来没披露过其测试是有限制的。举例来说,在快车道上测试车是不能在无保护状态下左转的。“这个问题上 Waymo 管的很严。”参与测试的人员透露。虽然后续 Waymo 肯定会有进步,但测试车队交通密集区域还是敬而远之。

除了上述问题,凤凰城居民还发现,在高速上 Waymo 测试车都不敢左转并线。有时候测试车甚至都理解不了一些基本的交通信号,比如高速上控制并线车辆速度的绿灯。

对测试车来说最可怕的还是人类司机和不遵守交规的行人。小心谨慎的 Waymo 测试车遇到这种情况只能突然刹车,而跟在它后面的车就会遭殃。

在多家自动驾驶开发商工作过的业内人士指出,Waymo 确实是这个行业的领头羊,因为它的测试经验最丰富,这也是莫干斯坦利给它 1750 亿美元估值的原因。

不过 Waymo 也担心 Uber 那样的致命事故会将自己毁掉。因此,它在 Uber 事故后也做了调整,其中就包括为车辆增加第二名安全员,以防安全驾驶员粗心大意。

“我很它们”

测试车竟成了凤凰城“公敌”?Waymo 到底怎么了?-黑科技
Pacifica 测试车的后座视角

 

虽然“Early Rider”项目已经有了 400 多位乘客,但由于保密协议限制,这些享受着免费自动驾驶服务的人不能随意对媒体透露相关情况。

为此,The Information 采访了那些每天都会和 Waymo 测试车打照面的当地居民,他们都在 Waymo 库房附近的办公室工作。有些不怎么敏感的人觉得这些车辆不影响自己的生活,但大多数方案测试车的人几乎都蹦出了同样的评价:“我恨它们”。

Hargis 的同事 April Cusick 也深受其害,她表示自己在东哈维尔大街上与测试车对向行驶时会感觉很不舒服。这条大街在 Waymo 库房附近,是一个双向车道的小路,甚至连道路标线都没有。一旦 Pacifica 上了这条路,就会“自觉”走在路中间,只有对向车辆靠近才会让路。几个月前,她就在 Waymo 的网站上提交了正式申诉,但现在也没人给出回复。

Waymo 发言人则表示,它从钱德勒社区得到了不少建设性意见,这些意见也在影响自动驾驶技术的走向。

“最棒的驾校学员”

Waymo 测试车可以说是世界上最遵守交通规则的车辆,它会在停止标识前停下三秒,变道必然打转向灯。另一位知情人士表示:“测试车还是驾校学员,但确是成绩最突出的。”也曾有人提出让测试车模仿一些不严格遵守法律的人类驾驶习惯,但 Waymo 团队否定了这一想法,他们要让自家车辆成为世界上最棒的司机。

一个问题是:即使 Waymo 的测试车能成为凤凰城郊区的老司机,它的软件能直接复制到其他城市吗?比如旧金山湾区。

一直以来,Waymo 都在努力绘制湾区的高精地图,但想要真正落地商业化的自动驾驶打车服务,恐怕它还要针对地形和当地的驾驶习惯进行调整。

来源:雷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