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底,苏州相城区西公田路上的封闭路段内,一辆搭载安智 ADAS 系统的长城 WEY VV5 汽车正在展示自动紧急制动(AEB)功能。

驾驶员调整了一下坐姿,随后握着方向盘向前疾行,约一百米后,整辆车最终在一个身着黑衣蓝裤的假人前紧急停下。“刚刚体验了它的 AEB,刹车很猛。”一位女孩参加完试驾后兴奋地说。

事实上,AEB 制动仅是 ADAS 系统的诸多功能之一,属于 L3 级以下的基础技术。在 L3 及以上自动驾驶汽车真正实现量产前,除了在高级别自动驾驶方向大手笔投入的 Waymo 和 Cruise 等巨头,许多国内公司会将踏实做好 ADAS 系统量产工作视为当前重心。

安智汽车正是忙于 ADAS 量产的众多公司之一。这家公司目前已经拿到两张国内主机厂的订单,且已与一家商用车主机厂达成深度合作,加上其它完成系统匹配的主机厂,预计明年将获得至少 5 万套的 ADAS 系统产品订单。今年年底,安智汽车的生产线将搭建完成,预计明年 5 月达到量产状态。

10 月 26 日,安智汽车创始人兼 CEO 郭健宣布,与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正式达成独家深度全方位战略合作,双方将在技术研发、市场拓展等方面深度协同,形成合力共同推动智能驾驶在国内的产业落地。这对于加快安智汽车产品的量产和市场拓展均会起到推动作用。

安智汽车 ADAS 量产故事:明年拿下 5 万套订单仅是保守预期-黑科技
安智汽车AEB路测

 

阳澄湖畔创业

“我们的经历其实很简单,大部分的核心成员毕业于吉林工业大学,后来从长白山路到阳澄湖畔,也就是从长春落户到了相城。” 安智汽车创始人兼 CEO 郭建回顾创业经历时说,早在 1981 年,由一位汽车行业的院士带领,他们便已经开始和中国一汽、国防科技大学的团队展开自动驾驶研发。

随着不断深入,郭健和团队渐渐发现,自动驾驶领域还面临诸多问题,最大的问题是步子走得太急,没有打好一二级的智能驾驶辅助系统和核心传感器的研发基础。此外,研发总是会卡在几个关键的接口上,总结起来就是“量产”二字。于是,他们决定先把智能驾驶辅助系统和它延伸的自动驾驶做到量产。

安智汽车 ADAS 量产故事:明年拿下 5 万套订单仅是保守预期-黑科技
Anzhi i-Radar 77GHz 毫米波雷达

 

彼时,国外巨头博世、大陆等已经在自动驾驶领域逐渐发力。数据显示,自 2010 年至 2015 年期间,博世以 2710 项自动驾驶及相关技术专利数量排名第一,超过排在后面的丰田和大众。

强势的巨头压制了国内供应商,但那里也许隐藏着商业机会。雷锋网新智驾注意到,正是在那几年内,郭健毕业后供职于一家国际零部件企业,参与了国内首批搭载智能驾驶辅助系统车辆的开发工作。后来,郭健在与国内多家自主品牌主机厂的交谈中逐渐发现,后者对本土 ADAS 供应商的产品并不排斥。

2015 年 1 月,安智汽车在苏州阳澄湖畔成立,核心业务是提供车辆 ADAS 智能驾驶辅助系统和自动驾驶系统软硬件一体化方案,研发方向涵盖智能驾驶辅助系统、自动驾驶、汽车底盘控制系统等领域。旗下产品主要有 77Ghz 毫米波雷达、前视单目视觉摄像头和传感器融合系统等,且大多已和芯片厂商深度绑定。

做本土化 ADAS 系统

近年来,许多地方政府在强化对汽车产业的支持,苏州相城区也在陆续引入智能驾驶领域的创业公司。

今年 10 月,7 家包括华励智行、禾多科技等在内的自动驾驶公司正式落户相城。相比之下,安智汽车更像是一家相城本土企业。如果与国外供应商巨头对比,这家公司的本土化特点更加明显。

据雷锋网新智驾了解,除了上述 ADAS 部件,安智汽车还研发了一系列瞄准国内市场的产品,比如面向国内路况和驾驶员操作习惯的走停型自适应巡航控制系统(ACC)、紧急制动辅助系统(EBA)等。

安智汽车 ADAS 量产故事:明年拿下 5 万套订单仅是保守预期-黑科技
安智汽车的展示车辆

 

以一款 ACC 系统的研发过程为例,安智汽车会与合作单位提炼大量数据,分析国内很多熟练驾驶员的驾驶特性。

他们发现,在跟车过程中,许多驾驶员前半段开得比较猛,当车和前车的相对速度和相对距离到达驾驶员感觉可控的状态后,再轻轻地溜车,到最后轻点一脚刹车。模仿这一操作习惯,安智用三个月时间打磨了 ACC 系统的走停方式,“它刹车的时候并不是线性的刹下去,会更加符合国内老司机的操作习惯。”

不过,创业故事很少一路凯歌。安智汽车在 2015 年期间研发团队大约为 20 人的规模。2016 年 1 月,安智汽车获得浙江亚太机电股份有限公司元 500 万元增资。直到 2018 年,安智汽车才获得新一轮上海物联网创业投资基金的数千万元 A 轮融资,加速推进产品研发和量产工作。

“我们刚刚和一家主机厂签下订单,到现在为止,我们手里已经有了两张订单,一家五年的计划产量是 23 万台,明年 9 月会有 1 万台率先量产,另一家五年的计划产量预计达到 24.5 万台,明年底开始量产。另外,我们还和一家国内商用车主机厂进行了前装量产的深度合作,这家公司占据了国内商用车销量的半壁江山。”安智汽车运营总监刘芳如是介绍公司量产进展,过程中一口气说出几家正在或有意向合作的主机厂。

追赶国际巨头

实际上,汽车产业不同主机厂竞争背后,上游供应商的竞争也在时刻上演。

最近几年,国内 ADAS 创业公司不断兴起,终于进入量产的关键环节。与此同时,大家言必谈及的对标品牌博世,已经和吉利合作量产数十万台 L1 产品。今年 7 月,博世又与长安、长城和上汽实现了 L2 功能的量产落地。

安智汽车 ADAS 量产故事:明年拿下 5 万套订单仅是保守预期-黑科技
安智汽车创始人兼CEO郭健

 

本土供应商通常认为,与国际供应商的漫长决策相比,本土化公司的响应速度会更加及时。而且,在技术研发上能够推出更适合国人的产品。不过也要看到,在技术实力仍占核心地位的汽车产业链中,由于国际供应商在车规级、冗余性上的实力,常常更容易受到国内一线主机厂的青睐。

一定程度上,汽车 ADAS 系统内的 AEB、自动驾驶芯片等,分别是此前刹车防抱死系统(ABS)、电子稳定程序系统(ESP)等的智能化升级功能。郭健认为,参照十几年前国内供应商受到国际供应商低价市场策略冲击那段经历,现在又到了关键时刻。

此前,他曾通过媒体向业内提醒,国际主流零部件供应商目前仍会向主机厂索取 1300 万-1500 万元的匹配费,到了 2020 年肯定还会采取十年前的市场策略,以挤压国内自主 ADAS 企业的生存空间。他认为,国内同行必须在 2020 年窗口机遇期关闭前拿到更多订单。

“我们已经和一家有多年电子行业经验的国际品牌达成了战略合作,这家公司会支持安智做好量产的准备,包括设备的投入、原材料的备料等。” 刘芳说。

雷锋网新智驾了解到,今年 5 月,安智汽车和台湾光宝签署战略合作备忘录,建立了产业链全球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共同在自主化 ADAS 智能驾驶辅助系统的生产、制造等领域展开合作。

一直以来,人们一方面热衷于新技术的到来,另一方面也在不断衡量系统的安全性。更高级别的自动驾驶领域里,特斯拉则于近日下架了官网里的“全自动驾驶”选项,紧接着,又宣布推出功能更多的自动驾驶功能 Navigate on Autopilot。

作为高级别自动驾驶支撑技术的 ADAS 系统,未来同样肩负安全保障的压力。

来源:雷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