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通开拓机器人市场 ,但这个市场还没“熟”-黑科技

虽然全世界超过 40% 的智能手机使用的是美国高通公司的芯片,但高通仍然努力为其芯片寻找新的市场。

在近日举办的 2019 年度巴塞罗那通信展上,高通宣布推出面向机器人终端芯片平台 RB3,这是高通首款专为机器人打造的完整、集成式解决方案。这是高通在物联网芯片领域的第一个机器人芯片。高通是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机芯片设计公司,物联网、车联网是这家芯片巨头公司的新领域。

高通 CFO 乔治·戴维斯在近期的财报分析会上曾表示,非手机设备将推动高通 2019 设备总出货量总体增长 5%。他认为,要实现设备总出货量增长 5%,非手机设备出货量必须增长 27% 左右。这些非手机设备很大程度上是物联网推动的。从汽车到计算,许多领域都在增长,但物联网是最大的推动力。在高通的业务中,他看到工业物联网在强劲增长。

高通近期发布截至 2018 年 12 月 30 日的 2019 财年第一财季财报。财报显示,高通第一财季营收为 48 亿美元,比上年同期的 60 亿美元下滑 20%。净利润为 11 亿美元,上年同期净亏损为 60 亿美元。

机器人通常分为工业机器人和特种机器人两大类,特种机器人是除工业机器人之外的、用于非制造业并服务于人类的各种机器人。市场研究公司 IDC 预测,2018 年全球机器人(含无人机)技术支出将达到 1031 亿美元,比 2017 年增长 22.1%,到 2021 年,这一支出将增长一倍以上,达到 2184 亿美元,期间复合年增长率为 25.4%。并且,中国将成为最大的机器人市场,预计到 2022 年将占全球总量的 38% 以上。

顺着商机跨界而来的芯片公司不止高通。电脑及服务器芯片巨头英特尔 2016 年就收购意大利半导体制造商 Yogitech,该公司专注为机器人和无人驾驶汽车开发芯片;以图形处理器芯片见长的英伟达在 2018 年 6 月推出了机器人专用芯片和平台。

但为机器人造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高通产品管理总监 Dev Singh 告诉《财经》记者,机器人是能够感知、思考和行动的机器,需要大量传感器来感知周围的环境,需要“大脑”(计算能力)进行思考和执行任务,对通信能力和功耗都有更高需求。

综合以上需求,高通机器人芯片 RB3 基于高通骁龙 845 处理器,采用异构计算架构,内嵌高通人工智能引擎,支持 4G/LTE 连接。此外, RB3 平台还计划在今年晚些时候支持 5G 连接,以满足工业机器人应用对于低时延、高吞吐量的需求。

Singh 强调,与竞争对手相比,高通机器人芯片的优势体现在四个方面,一是支持异构计算架构,集成了 CPU、GPU、VPU、DPU 等多种计算能力;二是融入了高通在智能手机芯片上的低功耗技术积累;三是这款平台面向高中低端各个层级的机器人对芯片需求;此外,他表示价格也比别家有竞争力。

但一位芯片行业资深分析师对高通、英特尔们在机器人行业的前景并不那么乐观。在他看来,工业机器人市场生态系统比较封闭,高通和其他芯片企业要切入并不容易,特种机器人市场比较碎片化,且才起步,规模尚小,但他同时指出,在有4G通信需求的市场,例如无人机领域,高通还是很有优势的。

“无人机对处理器性能其实没有那么高要求的,主要是通讯和多媒体,这方面高通强,原来需要一块芯片做图像处理,一块做通讯,一块做控制,现在高通一块(芯片 )就可以解决了。”该分析师向《财经》记者解释说。

高通在无人机领域确实颇具野心,该公司在 2015 年先后开启收购和投资,在 2 月份的时候收购了无人飞行器研发公司 KMel Robotics,后又领投了大疆原消费领域的劲敌 3DR 5000 万美元 C 轮,以及中国无人机创业公司的零度智控 B 轮。

无人机领域的一位专家向《财经》记者表示,高通在无人机市场的前景绝非坦途,因为无人机市场的护城河同样很深。例如,全球商用无人机市场里中国公司大疆占有率高达 70%,但大疆就像手机里的苹果公司一样采用的是封闭系统。

“高通能在大疆之外扶持出一个“无人机生态”吗?目前看来,需要等到通用机器人市场起来。只有通用机器人市场起来了,然后才会有通用计算架构,然后攒机商才有机会,攒机商多了,竞争激烈了,他们就必须围绕着类似高通这样的核心主控供应商,那时高通就可以躺着赚钱了。”上述无人机专家对《财经》记者如是说。

此外,高通涉足机器人芯片目前对本土芯片公司的影响目前仍十分有限。

一位本土芯片设计公司研发副总告诉《财经》记者,他们虽有机器人芯片业务,但并不因为高通入场而感到危机来临。

“高通的精力主力还是在手机市场,机器人市场又比较碎片化和本土化,高通一下子难以覆盖。”上述芯片公司研发副总解释说。

另一位芯片设计公司副总裁向《财经》记者表示,在中国,非工业机器人的规模目前比较小,一家芯片公司即便有机器人芯片业务,也暂时不太可能成为其主流业务收入,从这一角度看影响也十分有限。

此外,他所在的芯片公司目前就没有开展机器人芯片业务。这是因为,芯片设计行业特别讲究“量”:一种芯片的出货量至少要达到百万级别,才可能覆盖前期高昂的研发与制造成本,而在机器人行业,最有群众基础的扫地机器人一年国内出货量也才几百万台,无疑,这个市场虽然让大公司们争先布局,但当前规模还没有令更关注眼下利润的本土芯片公司趋之若鹜。

目前,有 20 多款基于高通机器人芯片的产品正在研发中。例如,LG 正计划与高通合作研发在机场中使用的清洁机器人和机器人助手,中国公司猎户星空与京东,也计划推出企业级服务型机器人,此外高通与一些制造工厂正在合作。预估明年一季度会有装备“高通芯”的机器人上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