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最近的美国科技促进会年会上,大家讨论了一个问题:是否应该让 AI 在太空中陪伴宇航员?研究发现,当任务执行时间变长,船员面对道德选择时能力会明显下降。未来,AI 系统可以分析宇航员互动动态情况,从而对分裂进行预测,提前给出对策。

当第一批人类探险者前往火星时,可能会有一个评判员跟随,他不是人类,评判员会评估探险者的表现,必要时协调人际关系。

NASA 与外部研究人员正在开发 AI 代理,让它监控宇航员,看看他们在漫长的旅程中是如何交流互动的,这些 AI 代理有点像《星际迷航》中的全息医生。不过宇航员们还是需要与人类接触的,有些船员会担任社交指导者,或者说说笑话。

在最近的美国科技促进会年会上,大家讨论了这个问题。

NASA 约翰逊航天中心研究人员 Tom Williams 说,用 AI 帮助宇航员调节精神状态,这是 NASA 项目 H-CAAM(Human Capabilities Assessments for Autonomous Missions)的重点之一。

项目的目标是开发一套自主系统,如果发现船员表现不达标,就会提供帮助。

有了会讲笑话的机器人,宇航员或许能减少吵架-黑科技

Williams 说:“如果受到辐射的冲击……飞船上的系统会监视他们的表现,提供辅助,就像汽车驾驶员辅助系统,它会提醒船员:‘嗨,在执行这个任务时,你的表现没有进入我们预期的参数范围。需要帮助吗?’如果船员的数据降到了特定阀值之下,是不是应该找人接管他工作的项目,或者他们挑选的项目?系统也能提供帮助。”

目前,NASA 心理学家正在对国际空间站船员进行评估,这是一个私人咨询项目,每几周就会检查一次,检查是实时的、面对面的,前往火星时很难进行,因为双向通信时间太长,加起来最长要 48 分钟。如果在飞船上装备 AI 系统,就可以增强实时性。

系统是根据约翰逊航天中心 Human Exploration Research Analog(简称 HERA)的研究开发的。

西北大学行为科学家 Noshir Contractor 说,HERA 的发现向我们暗示,如果宇航员前往火星,执行时长2-3年的任务,斗士、运动员个性可能会和船员格格不入,在 Tom Wolfe 的经典小说《The Right Stuff》中就提到这种个性,指出它有利的一面。

Contractor 说:“在那里是‘正确的东西’,如果团队去火星,正确的东西还正确吗?我想我们不是很自信了。”

Contractor 与同事开发的 AI 系统分析了为期 45 天的太空模拟任务,这些任务是在 HERA 隔离区完成的,结果显示,当路程进行到一半时,船员的表现达到最佳点。过一半之后,表现下滑。西北大学专家 Leslie DeChurch 说:“那是一个更危险的区域。“

密歇根大学心理学家Steve Kozlowski也说,即使隔离时间更长,也会出现相似的问题,比如在夏威夷 HI-SEAS 隔离区执行时长一年的模拟太空任务,就发现相似的问题。

在长达一年的任务中,当进程到了 6 个月时,船员的凝聚力会达到高点。但是 Kozlowski 指出,当时间进行到 4 个月至 7 个月之间时,会有一到两名船员失调,从而导致凝聚力丧失的风险增加。

Kozlowski 说:“时长超过 6 个月时,每次执行任务都会出现这样的事。”

Contractor 认为,如果深入分配船员的交流情况,就可以提前看见船员分裂的信号。一些关键信号与交流的动态网络关联度更高,而不是交流的内容。

例如,对于船员信息的回应速度如果更快,就说明更健康一些。将船员纳入平等的交流圈同样重要,而不是让船员遵守严格的等级制度,一味听从命令。Contractor 在研究中还发现,当任务执行时间变长,船员面对道德选择时能力会明显下降。

未来,AI 系统可以分析宇航员互动动态情况,从而对分裂进行预测,提前给出对策。Contractor 甚至还认为,在挑选船员时也可以用上 AI 系统,虽然他坚信最终选择权还是要交给人类。

Contractor 解释说:“你可能有 20 个候选人,他们看起来在许多方面一样出色,我们可以将其中 4 对与另外 4 对对比,模型和 AI 可以告诉我们,是什么动态情况打破平衡,让一组胜过另一组。”

佛罗里达大学人类学家 Jeffrey Johnson 认为,让人类船员担任非正式社会角色可以让任务进程变得完全不同。他说:“非正式社会角色分量越重,任务生存能力越强。”

如果未来的太空任务规划师真的决定将 AI 代理变成船员“御用小丑”,可以以 CIMON 作为基础不断改进,CIMON 是一个机器人,去年送往国际空间站。

CIMON 像人类一样有幽默感,但是还要变得更好才行。CIMON 与德国宇航员 Alexander Gerst 有过一段对话,CIMON 说:“别对我那么刻薄。”宇航员回答:“我可不刻薄。”然后他笑了,并对另一位宇航员说:“今天它有点敏感。”

最终 AI 也许会成为娱乐来源,充当船员的笑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