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初怼李彦宏的那帮人,怎么现在又开始追人工智能了?-黑科技

到底谁被打脸了

恐怕没有人会想到,今年为互联网世界大会的注意力都被“丁磊的饭局”合影抢走了,人们热衷于谈论互联网大佬们觥筹交错间的江湖世界,却鲜有人认真审视大佬们的讲话和发言,这恐怕也是主办方所没有想到的——乌镇举办世界互联网大会才第四届,却已经变成了坊间谈论互联网精英八卦谈资的主阵地,今天马云还专门出来接受新京报等媒体的采访,解释了自己不参加饭局的原因,“的确没有人邀请我,当然,邀请我我也不一定有时间,我也没去想过参加还是不参加。”

但并非乌镇那些大佬的讨论和演讲没有价值,而是民众将娱乐的片段放大,而本能的忽略了那些有可能引发深思和讨论的内容,正如《娱乐至死》中所说的:有两种方式可以让文化枯萎,一种是赫胥黎式的——文化成为一个监狱,一种是赫胥黎式的,文化成为一场滑稽剧。

把目光拉回到 BAT 视角,三位大佬的发言可谓是各有特点——今年马化腾的讲演重心放在了对于中国企业的使命上,要成为新技术的驱动者和贡献者,马化腾着重强调了数字经济对于商业的贡献,而马云则强调了互联网的价值:过去20年互联网从无到有,没有人能够离开网络而存在。

李彦宏则谈到了互联网人口红利和技术红利之间的关系,他在会上谈到了一组数据,过去四年里,中国互联网网民的成长速度要慢于中国 GDP 的成长速度,这意味着互联网的人口红利已经没有了。他表示,去年很多人不认同人口红利结束这件事上,而是说下半场开始了,但事实上则是,越来越多的公司开始投入到人工智能领域,这意味着大家都开始慢慢接受人工智能是接下来互联网创新发展的主要驱动力。

比起其他两位大佬“四平八稳”的发言,李彦宏的演讲则充满了“争议性”,至少在一年以前,当李彦宏在同样的舞台阐述人工智能对于科技创新的重要意义时,不少人还认为李彦宏的说法只是为百度的产品站台,并没有普世意义和价值,甚至有人认为人工智能是伪需求,因为没有具体的产品存在。

但经过一年的时间,我们发现,不光是百度在做人工智能,阿里启动了达摩院,这也是阿里第一个以科研技术为主要目标的部门,研究的领域包括量子计算、机器学习、基础算法、自然语言处理、人机自然交互等领域,而腾讯也成立了自己的优图实验室,开始在图像识别,机器学习等领域发力,QQ 现在大规模推广 AR 产品,背后就是优图实验室提供的技术支持。

此外还有一大批人工智能创业公司的崛起,比如商汤、旷世科技等此前爆出天价的融资额,意味着资本也开始对人工智能领域投下了重注。

历史告诉我们,残酷的政治斗争中,往往是由路线和主义不同引起的,而在商业世界里,路线之争则没有那么泾渭分明——我的意思是,即便是百度率先进入了人工智能领域,别的公司也不会因为百度“all in”的口号,而本能的对人工智能产生厌恶和排斥的心理,事实上从 BAT 纷纷入局人工智能,到诸如猎豹,美团,搜狗,今日头条等中型公司开始往人工智能方向去转,再到诸如荣耀、互联网汽车也纷纷打上人工智能烙印来看,大家对于人工智能不但并没有排斥,反而全面拥抱,money never sleep,对于商业价值的挖掘,远远超出了政治斗争的泥沼。

为什么说接下来的互联网是人工智能

这个问题我们可以这样梳理和理解。

最早的互联网,是以站点的形式出现的,网站成为互联网之间的节点和单位,随着网站的不断增多,出现了“站长”这个名词,而随着硬件的提高一级网络环境的优化,开始出现了新的需求和产品,比如游戏,插件,搜索栏,互联网世界开始丰富和多样。

接下来是移动互联网的出现,用户开始从电脑向手机迁移,这个迁移的数量是规模是巨大的,因此产生了一大波红利,从底层的换机红利(小米手机的崛起),到app红利(用户买了手机需要大量的 app),到基于移动场景产生的新需求(O2O,外卖,移动支付,兴趣阅读等等),都是基于迁移的人口红利。

这个红利有多大呢?根据网信办公布的数据,现在互联网的用户已经达到 7.5 亿,差不多是中国人口的一大半,而现在从非互联网到互联网人口,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这两拨迁移基本上已经完成了:根据 questmobileQ3 的数据显示,2017 年中国移动互联网月度活跃设备总数稳定在 10 亿以上,从 2017 年 1 月的 10.27 亿到 9 月的 10.64 亿,增长非常缓慢;从同比增长率来看也呈逐月递减的趋势,再次验证人口红利殆尽,移动互联网用户增长面临巨大考验的现状。

以前大家粗糙一点,成本高一点都没关系,因为用户在增长,只要产品过得去,业务还是持续攀升的,但现在人口红利没有了,那怎么办,只能精细化运作,从产品,用户体验,技术各个方面提升,但这种提水总归是有限的,也就是靠“帕累托最优”的方式,已经无法实现快速增长了,那应该怎么办?

靠切入用户需求痛点做出一个产品然后快速迭代获取大量用户然后融资上市,这套打法在现在已经不可能了,但要注意到,现在的互联网产品,即便是像 ofo 这样的明星独角兽,其技术含量真的不高。

换句话说,我们现在的互联网产品,只是做到了需求上的覆盖,但并没有做到真正改变生活的地步,而人工智能不一样,人工智能技术,不管是图像识别还是语音输出,是真的可以改变未来人类生活,毫不夸张的说,甚至会重塑未来整个商业形态。

几天前刷屏的一个短视频,人工智能专家、来自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 Stuart Russell 教授演示了一个基于人工智能技术的微型无人机,他能自动识别人脸,躲避攻击,甚至能完成在极端环境下的攻击,不管是室内还是室外的。

人工智能是否会影响未来的战争我们不知道,但人工智能在经济和商业上的贡献和影响,一定不会弱于第三次工业革命所带来的影响。

而在商业应用上,人工智能可以影响未来的零售,地产、内容、无人车、硬件等各个领域,每一个产品都可以通过云端和互联网产生连接和互动,整个世界被纳入到一个大的互联网中,这在过去几十年里都是从未发生过。

百度的转型也符合整个互联网发展的规律,以单点突破的策略,集中力量去占领人工智能这个山头,过去流量为王的策略,逐步让位于技术实力和技术门槛,李彦宏说,百度是一家技术公司,其实也是这个道理。

从这个角度来看,李彦宏说人工智能是未来一点不是忽悠,反而是高屋建瓴的一种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