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类尝试把部分思维活动委托给机器时,指示世界经济发展方向的罗盘就指向了人工智能。尤其是人工智能与物联网、机器人、共享经济等要素相互叠加后,世界上出现了创造新型生活方式的机会。毋庸讳言,这也是新的经济增长机会。

人工智能,中国经济动力变革新引擎-黑科技

随着信息基础设施逐步完善,人工智能加速落地,进入应用爆发期,世界主要国家纷纷抢占这一风口。我国继去年 7 月印发《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后,近日又出台《促进新一代人工智能产业发展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 年)》(以下简称《行动计划》),明确提出要推动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加快制造强国和网络强国建设。

抓住人工智能,就是抓住新一轮信息技术革命的重心。在全球正在经历的新一轮科技和产业革命中,以科技创新寻求高质量发展的中国,正逐渐从“跟跑”到“并跑”甚至在某些领域“领跑”……

缔造实体经济转型升级新动能

我国人工智能迅速发展,无论研发还是应用都取得较大成果。数据显示,2007 年至 2016 年,全球人工智能领域论文中,我国占比近 20%,发明专利授权量世界第二。过去两年,我国新增人工智能企业数超过前 10 年的企业数总和,一批龙头骨干企业加速成长,纷纷加速技术出海。

“我看到人工智能正在经历的历史性时刻,那就是它已经走出实验室进入了产业应用阶段。”全球人工智能领域著名华人专家李飞飞接受媒体采访如是说。

人工智能的诞生,主要是由商业需求尤其是互联网需求推动的。虽然它对传统产业的渗透广度、深度前所未有,但也面临着实现产业化发展的问题。对此,我国明确提出人工智能发展三步走的战略目标,第一步就是到 2020 年达到总体技术和应用与世界先进水平同步,推动人工智能产业成为新的重要经济增长点,人工智能技术应用成为改善民生的新途径,为实体经济转型升级提供重要的驱动力。

“加快产业化和应用是人工智能发展的关键着力点。”工信部科技司负责人如此评价实现人工智能产业化的重要性。正因为此,此次出台的《行动计划》明确,要以信息技术与制造技术深度融合为主线,推动新一代人工智能技术的产业化与集成应用。

对于未来3年的发展,《行动计划》提出将围绕发展高端智能产品,夯实核心基础,提升智能制造水平,完善公共支撑体系,发挥政策引导作用,促进产学研用相结合。其目的在于,通过构建良好的产业生态,促进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融合进一步深化,以初步形成从基础支撑、核心技术到上层应用的完整产业链条,最终助力实体经济转型升级。

研究表明,数字化程度每提高 10%,人均 GDP 增长 0.5% 至 0.62%。依托数字革命,工业机器人、无人机、智慧健康养老等领域培育了一批新增长点,消费、生产市场呈现强劲增长势头。专家表示,作为我国经济动力变革的新引擎,人工智能将为各个行业尤其是实体经济转型升级提供全新视角,缔造一种新动能。

释放产业技术智能革命新红利

无人驾驶的出现颠覆了交通出行方式;引入大数据的零售业变得更加“智慧”和“体贴”;走上“云端”的制造业,实现精细管理和个性定制……信息技术便捷了人们生活,缔造出新模式新业态,为经济发展注入更多活力。

可以看出,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人工智能的浪潮是伴随生活与工作的实践应用而来,是科技进步的水到渠成,嵌入到了十分广泛的生活场景。甚至有科学家认为,“我们或许是和人工智能真正共同生活的第一代人”。

“人工智能将给每一个产业,甚至是每个人的生活都带来深远影响。”中国人工智能学会会长、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德毅说。他介绍,未来 3 年,我国将按照“系统布局、重点突破、协同创新、开放有序”的原则,在制造、农业、物流、金融、商务、家居等 6 大重点行业进行融合创新。

事实上,人工智能与传统行业的融合远不止这 6 个行业,比如能源、旅游、医疗等早已有实践运用。工信部相关负责人介绍,我国将依托国家新型工业化产业示范基地建设等支持有条件的地区发挥资源优势,培育一批人工智能领军企业,探索建设人工智能产业集聚区,设立重点实验室,鼓励行业合理开放数据,促进人工智能产业突破发展。

智能网联汽车、智能服务机器人、医疗影像辅助诊断系统、视频图像身份识别系统……近几年,我国人工智能应用技术进展迅速,智能经济、智慧社会取得明显成效。以图像识别、物体跟踪和无人驾驶等为代表的人工智能技术,已在许多行业得到产业化应用。产业技术的智能革命,在越来越广泛的领域让越来越多的人享受到发展红利。

助力中国经济发展奇迹新超越

不断积累的技术能力与数据资源、巨大的应用需求、开放的市场环境有机结合,构成了我国人工智能发展的优势,使我国在这轮竞争中与发达国家站在同一起跑线上。但这只能说明我们具备了站位优势,还必须看到面临的新挑战。

人工智能学会常务副理事长杨放春认为,目前,在基础理论、芯片、系统、生态、软硬件和项目布局等方面,我国人工智能发展与发达国家相比还有差距,即使是在基础设施、政策法规、标准体系方面,也都有待完善。

观念的变革是第一位的。杨放春表示,新一代人工智能的发展,首先需要的是观念的转型,能在政策、伦理、法律上为人工智能的应用做好铺垫。比如,在医疗诊断、无人驾驶等方面存在法律和政策滞后于人工智能技术实践的问题,在出租车、零售业等领域可能面临人工智能带来的颠覆式变革。“这些问题都需未雨绸缪,做好预案,以确保新一代人工智能的健康发展。”他说。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专家表示,对于传统企业而言,必须主动寻找人工智能技术的应用场景,积极构建以技术为纽带的产业价值链。

考虑到传统企业独立开发和应用人工智能所需的投入很大,而且有失败的风险。业内人士建议,传统行业应依托各类平台型企业作为应用建设的龙头,推动其共性技术、资源和服务的开放共享,以促进人工智能技术在传统行业的落地。

当然,在政府、科研机构和平台型企业共同主导的人工智能产业应用中,还要善于借用市场手段平衡社会和企业间关系,防止平台型企业利用技术优势进行垄断。唯有如此,才能真正发挥人工智能动力变革的引擎优势,实现我国经济发展奇迹的新超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