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自动驾驶出事故:朝着一辆静止的消防车撞了过去-黑科技

在洛杉矶 405 高速公路上,一辆特斯拉 Model S 型轿车撞上了一辆停在路边的消防车。司机明确地告诉消防部门,当时汽车处于自动驾驶模式。

这次撞车事故再次凸显了日益普遍的半自动驾驶系统的缺陷,而该系统能够使汽车在有限的条件下实现自动驾驶。这一令人惊讶的灾难虽然没有造成人员伤亡,但也提出了一个技术性难题:所谓地球上最先进的驱动系统之一,怎么就看不到一辆一动不动的消防车呢?特斯拉公司还没有确认肇事车辆当时开启了自动驾驶系统,但本次事故的具有明显的警示意义,即该系统似乎在转化为手工处理紧急情况方面尚有欠缺——

Traffic-Aware 巡航控制系统无法检测出行驶状态中所遇到的所有物品,所以可能无法对车辆进行制动或减速。尤其是当你的车速超过 50 英里每小时(即 80 公里/小时)时,原本在你前方的车辆突然变道,而当你发现你前方是一个静止的东西时,你没法制动或者减速。

沃尔沃公司的半自动驾驶系统也有同样的缺点。比如,你驾驶的沃尔沃轿车前面那辆车突然变道或者转弯,而更前面是一辆停着不动的汽车,“这个时候沃尔沃的自动驾驶系统就会忽略那辆停着的车,不仅不减速甚至还会加速设定速度”,沃尔沃的手册上写着,设定速度就是司机钦定的巡航速度。这时候,司机必须进行干预并及时踩下刹车。换句话说,你的沃尔沃自驾系统不仅不会自动刹车以避免撞上前面突然出现的停着的汽车,甚至还有可能轰起油门。

这种情况对于目前配备了适应性巡航控制系统或自动紧急制动的汽车来说也是如此。这听起来不仅是个非常明显的缺陷,而且是个工程师们应该努力消除的可怕错误。但事实却不是这样的,这些系统的设计原理就是基于对静态障碍物的忽略,否则它们根本就没法工作。

“你总是需要在这两者之间保持一种平衡——在并非真正需要的时候踩刹车,以及在真正需要的时候不踩刹车”,新技术公司 Zenuity 的主管 Erik Coelingh 如是说。该公司是沃尔沃和 Autoliv 公司的合作伙伴,是为了开发驾驶员辅助技术和自动驾驶汽车技术而成立的。但他只是在假设:在高速公路上,没有任何理由的急刹车跟在你急需紧急刹车却轰出一脚油门一样危险。“唯一安全的方案就是别动弹”,加州理工学院自治系统和技术中心的 Aaron Ames 说。但这一点并不适用于开车。“你必须对你关心的和你不关心的东西做出合理的假设。”

在卡内基梅隆大学研究自动驾驶的 Raj Rajkumar 认为,这些假设与特斯拉的关键传感器之一有关。他说:“他们使用的雷达显然是用来探测移动物体的(通常用于适应性巡航控制系统),而且似乎不太擅长探测静止物体。”不过这并不像看起来那么疯狂。雷达能获悉它所感知到的任何物体的速度,而且该雷达简单,便宜,坚固,并且容易在建造在前保险杠上。但它也能检测到其他很多东西,即一辆正常的汽车在高速公路上行驶时无需担心的东西,比如高速公路上的标志,松动的毂盖,或者限速标志。因而工程师们就选择在系统里设定让汽车不去理会这些东西,同时把注意力放在路上的其他车辆上——所以系统的设定是把注意力集中于移动的物体上。

虽然这一妥协似乎令人担虑重重,但很明显是聊胜于无的,因为有证据表明,这些系统可以防止其他类型事故的发生并挽救生命。如果每个坐在半自动驾驶的汽车里的人都能听从汽车制造商明确而一贯的忠告,时刻保持警惕,并在看到前方有一辆静止不动的车辆或其他什么静止物体时就收回对汽车的控制权,也就不是什么大问题了。

对于这种问题,长期的解决方案是将具有不同能力的多个传感器,以及更多的计算能力更为有机地结合起来,而其中的关键就是激光雷达。这些传感器利用激光在汽车周围描绘出一副精确、详细的感应图像,并且可以很容易地将警车和其他车辆区别开来。但问题是,与雷达相比激光雷达是一项新生的技术,成本仍然非常昂贵,而且还不够成熟,可能不足以胜任更为复杂的路况条件,比如坑坑洼洼的路面,或者雨雪交加的天气。

几乎每个人都在致力于开发出一种完全自动驾驶的系统——这种系统并不靠懒散而漫不经心的人类提供帮助,而是使用激光雷达、普通雷达和照相机。

除了埃隆·马斯克。

这位特斯拉的首席执行官坚称,他可以让自己公司的汽车实现完全自主驾驶——无需司机监管,只需雷达和摄像头。不过他的主张还没有得到有效证实,也没有人知道他是否真的能证实。当涉及到类似于出租车的服务时,使用了激光雷达技术的车辆在价格和可靠性方面的问题就不那么重要了,毕竟在这种服务中,供应商可以随着时间的推移摊销成本以降低价格,并进行定期维护以保障系统的可靠性。但在当前的现实中,对于普通或中等富裕的消费者来说,要将这一点落实恐怕还颇有难度。

与此同时,我们也陷入了一个有缺陷体系的泥淖,这是让我们得以以最快的速度在世界上行进的折中结果。即使是最好的系统也看不到一辆静止不动的红色巨型消防车,它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我们通往自动驾驶的道路是多么地漫长和曲折。